肿瘤冷冻治疗中心

肿瘤冷冻治疗中心

两个肠癌患者的实例故事,生与死,实属难料!

返回列表 作者:荣医生 发布日期:2020-03-13 09:36
今天分享两个病例,简单的总结便是一件是开心的事,另一件是伤心的事。给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结直肠癌患者和家属作为参考。
先说开心的事:去年清明节一个直肠癌IVa期的病人,今天来复查PET/CT身体里看不到肿瘤了,肿瘤标志物也恢复正常,能吃能喝没什么不舒服,整个人胖了四十斤,恢复到发病前几年的水平,大小便正常。真的很开心。
该患者是一位72岁的老年男性,一直以来身体都没什么毛病,因为反复拉肚子、肚子胀,有时大便困难,按胃肠炎在当地医院治了一个多月没好转,转到我这里。我看他肚子稍微有一点胀而已,摸肚子时下腹部感觉摸到肿物但不是很明显,以为摸到大便。问他多久没大便了。他说前两天还有。经常有便秘吗?回答:有,最近上厕所感觉不太顺。我:大便有没有变细?他:没注意看,应该有时候细,有时候正常吧。我:最近吃东西胃口好吗?他:不好,都吃不下,这一个多月来瘦了好多。后面的问诊没什么异常。就给他肛门指检,手指刚伸进去就摸到一肿块,推不动,表面粗糙不平,退出来手套没有染血。心想直肠癌跑不掉了。对他说,你肛门里有个东西,具体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,你现在的问题就是它造成的,需要住院治疗,具体治疗方案检查清楚后再一起商量。
因为他是用车送上来的,双腿乏力很明显,对于收入院没什么异议,相反很乐意,可能是在下面折腾太久了都治不好反而一天天加重。我私下对他儿子说,你老爸基本可以确定是直肠癌,肿瘤很大,要住院做手术,而且是必须做,无论良性还是恶性,也无论它是否有转移,因为肿瘤造成了肠梗阻,很快肿瘤就会把肠道给彻底堵死,不做手术最多活一个星期。做完PET/CT一看肿瘤从乙状结肠直肠交界处一直到距离肛门4cm左右,呈环形侵犯,肠外的淋巴结肿大,盆腔后壁显示增强信号,考虑有盆腔转移,好在肝脏和肺部还没发现转移。按规范还是给他做了一个电子肠镜,看到肿瘤环肠腔突出来生长,中间还有个小通道,但镜子过不去,取了一点标本快速冰冻,确诊了。先说好,这个手术主要目的是造瘘解除肠梗阻,尽最大努力把直肠肿瘤切除干净,但是后盆腔转移没法搞,肯定会大出血,要命的是没法止。同意。当时他是周五下午快下班才来的,当晚检查就急诊做完了,原本打算等到下周一排第一台做。
原因有四:一、病人没有明显的腹胀,也没有压痛,不需要急着去做手术。二、结直肠手术不吃泻药、不灌肠,肠道不干净是做不了肠道吻合的,只能做造瘘,要不会漏。这个病人虽然术中吻合起来的机会很小,但准备好总没错,万一有机会吻合那对患者来说手术后生活质量就很高了,对他心理打击也小,而且他说前两天还有大便,当天还有放屁,应该是不完全梗阻。三、当天做也是半夜12点以后,大家忙了一周实在太累,休息一下。太晚做手术也不安全。四、病人入院的时候严重的水电解质紊乱,低钾、低钠、低钙,低蛋白,还有肺炎,这时候做手术太危险,先纠正水电解质紊乱、补充白蛋白、抗感染,好转后更安全。但没想到星期天早上查房发现肚子就鼓起来了,心率也开始加快,有低烧,37.8℃,这明显是感染性休克,拖下去就没命了,马上急诊安排手术。开腹后一探查,我的妈呀,结肠里是大便,肿瘤很大,轻轻压一下就破了,和后盆腔有点粘连,还能分离,但后盆腔摸上去非常硬,根据经验有侵犯,取了点病理后来也证实有。把肿瘤切除,后盆腔不敢去动,一动就下不来台,接着去把结肠里的排出来,做造瘘结束手术。问题来了,大便很硬,手都捏不扁,肯定积累在里面10天以上,要不然不可能积累那么多那么硬,那味道、那手感,噢!酸爽,实习生当场就吐了。就像我们过年做的猪血肠变冷变硬后,我们再用力把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撵出来,又不能太用力怕肠子破,肠子本身就很脆,水肿的肠子更脆,一不小心就撕裂,那天我们花了4个多小时才排完,整个手术5个半小时,原本计划1个小时内搞定的,全花在排便上了。术中放了雷替曲塞化疗。手术后切下来的直肠送病理检查提示侵犯到肠外了,肠外面有癌结节,找出17枚淋巴,14枚有转移。感染比较重,术中生命征也不稳定,手术后就转去ICU了。在ICU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,住了十二天才出来。术后还出现了腹壁切口疝感染,不过病人精神面貌一天天好转,吃东西越来越多,人也有力气了,大小便正常。腹壁伤口感染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,但是非常麻烦,每天需要换药把坏死的组织清掉,让新鲜肉芽唱出来,很花时间,就处理这个伤口病人多住了两个星期,顺便化疗一次就出院了。用的是奥沙利铂加卡培他滨。叫三个星期后再过来化疗。我们一般不接化疗的,术后都叫去肿瘤科。经过一个月的相处觉得病人还有家属很好,医从性很好,虽然大家身体上都很累,但心里舒服。手术后我们征求家属的意见后告知病人病情,病人坦然接受,心态非常好,印象非常深刻。出院后第二天还给我们送来锦旗。但不知道为什么后面他不来化疗了,打电话问他说想等身体养好一点再去,以为他们是觉得这里花费太高,就建议他来这里不方便,去当地也行化疗药物都一样。后来又电话回访了两次,都答应得好好的但也没去。之所以这么关心他,一是他的病情不化疗肯定很容易复发,二是病人和家属确实很好,想让好人活得久一点。再后来就很忙很忙,就忘了,也以为他不行了,不敢打电话,怕伤心。
没想到昨天突然过来找我,开始都没认出来,因为以前来的时候头发是花白的,现在是黑色了,人也变胖了,是通过声音判断出他,很意外,和他聊了很久,精神非常好,要是不知道他过去做过手术,光从外表看你是看不出他做过手术而且差点没挺过来。除了造瘘,一切都恢复到以前了,干活也有力气。看到自己曾经的病人恢复这么好,真的好高兴。影像除了我们反复看,我要放射科的几个大佬也反复看,确保没有遗漏,还是不放心私底下让放射科再用256排的CT在扫一遍,但不留底,留底就要钱了,结果也没问题。放心了。所以说我们千万不要轻言放弃,也许幸运就降临在你身上。
伤心的事是一个67岁的左半结肠癌病人,18年12月做的手术,术后病理也是肿瘤侵犯到肠外,21枚淋巴结,有5枚转移,其他地方PET/CT没发现有转移。也是肠梗阻进来急诊做了肿瘤切除,结肠造瘘,很快就恢复出院了。原本是不用做造瘘的,但病人死活不肯做手术,自己跑回家了,过了半个月拉不出肚子胀得睡不着觉了才过来,还是不愿意做手术,最后和家属一起坑蒙拐骗,说我们先开个小洞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伤口很小,才愿意做。但一般情况要比前面那个病人好很多,他做完手术第4天就出院了,术后身体恢复得也很好。我要求他术后三个星期去化疗。但病人去化疗一次后就不去了,一到时间就跑出去躲到晚上才回家,就是不想去医院,说恢复得好好的干嘛要去医院受罪。经常拉起衣服让他老伴看肚子上的伤疤和造瘘袋,经常责怪家人骗他,家人也拿他没办法,我们打电话他都不接。
就一直拖到去年11月份,不知怎么就同意来了,看他走路说话都很正常,以为没什么大问题。结果复查CT一看,肝脏和肺部、肋骨已经出现了转移,做化疗后回家,反复叮嘱一定要按时来化疗。很可惜,但也只能这样了。回家10多天家属过来说病人感觉右侧头痛,每天发作一两次,晚上睡不着,但不是很痛,问我能不能提前过来住院治疗肚子痛还有打营养针。我判断脑转移了,有个空床后就通知他过来住院,安排一个头颅核磁共振,结果右侧大脑基底节有两个很大的转移瘤,左前颞叶,小脑也有转移瘤。再详细问病人头痛情况,说最近头痛越来越频繁,有时走路往后仰。这是最要命的,叫家属到医生办公室,让他们准备后事,因为随时有肿瘤压迫导致颅内压升高形成脑疝,脑干生命中枢受压心跳呼吸骤停死亡。不要看他现在还能走,能吃能喝,过几天就走不了了,接着是长时间嗜睡昏迷,然后颅内压升高形成脑疝死亡,或者各个器官衰竭死亡,一身的炸弹就看哪个先爆炸。我是看他一步步走向生命终结的,来时一般情况还可以,止痛、脱水降颅压后疼痛很快缓解,但只是缓解两天,之后就反复发作,痛起来就用手一直打自己的头,打止痛针能缓解。左侧肢体肌力每天都在下降,一周后就起不了床,右侧肌力正常,左侧大概III级,2周后左侧肢体就动不了,第三周说不了话,人还是清醒的能吃东西,右手还能配合,第四周开始出现嗜睡,还能叫醒,慢慢的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,不过生命体征一直正常,周一心率开始逐渐加快,七十几,到八十几,九十几,一百零几,其他指标还是正常的,但心率每天都逐步加快,想尽办法都没效果,那就是两三天的事了。今天早上心脏突然就停掉了。没有抢救,家属很平静,这次住院只是让他最后的日子没那么痛苦而已,入院的时候已经和家属充分沟通了,而且住院期间也反复交流,他们心里已经早做好准备。现在走对病人,对家属,对我们都是一种解脱,病情逆转不了生活质量很差,活着就是受罪,家属轮流照顾也尽了最后的孝心,再继续下去家人可能就开始麻木了,医务人员也是这样。可以说住院的目的达到了,他没有像其他终末患者一样每天痛的死去活来,吗啡、杜冷丁都坚持不了1小时。而他没有,痛的时候大一针曲马多一整天都不痛。如果他能按时去化疗会不会是另一种结果呢?我不知道。内心比较偏向好的结果,毕竟像第一个病人的幸运患者是少数,正是觉得他有机会,所以面对这种结局我觉得伤心难过。
患者的每一个结局也许也和他本身有关,第一个患者能坦然接受自己的疾病,勇敢面对,而第二个从始至终都很抗拒,家属也不敢告诉他是什么病,怕他吓死,病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走了。他入院前一天还去钓鱼。不禁问自己,作为医生我怎样做才更好?
本文于2020年03月13日09时原创自直肠癌冷冻消融保肛网:https://www.zcabg.com,转载需标明出处和链接。

热门问答

肠癌治愈率怎样?冷冻治疗效果如何?

现今大肠癌的治疗方法最主要的还是外科手术治疗,可根据肿瘤距离肛门的不同位置位选择相应的...[详细]

接诊时间:早8:00-晚20:00